数字货币水到渠成,第三方支付功不可没,媒体不必过度解读

2020年04月29日 16:00

4月14日报道,央行的数字货币已在深圳,雄安,成都和苏州四个城市进行试点测试。盼望已久的央行主权数字货币业已诞生。从2014年开始,中国银行便为数字货币发行进行准备。多年来在第三方数字支付的基础上,数字货币发行水到渠成,意在强化金融体系,极具中国特色,媒体不必过度解读。

从数字化交易到主权数字货币水到渠成

货币是资金存量与市场交易的凭证。通常数字货币发行遵循资金存量M0的数字化与市场数字化交易的上下两个层面。2014年中央银行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(DC / EP),研究如何使央行主权货币数字化,如何发行M0的主权数字货币。各大国有及股份制银行业中,广泛实现数字化运营、管理。大型网商及时推出微信、支付宝,实现无现金的数字化支付,百姓早已习惯现场支付、网购、实时转账、红包,甚至理财等人民币常态化的数字交易。无现金的数字钱包概念建立,数字支付、理财习惯养成,表明我国已率先进入货币的数字化交易时代。从上而下的央行主权数字货币发行准备、银行的数字化运营体系建立,自下而上的民众数字化支付习惯养成,如今央行主权货币发行水到渠成。

实现三赢的第三方支付功不可没

在我国央行主权数字货币发行中,我国特有的第三方数字化支付体系,支付宝与微信功不可没。为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,实现了三赢。首先,普遍实现了纸质人民币的数字化支付,百姓已普遍习惯并认可了这种纸质货币的数字化支付方式,数字货币发行有了舆论准备;其次,倒逼银行快速地推行数字化运营体系改革,马云说过,“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”,其后第三方数字化支付与银行卡捆绑,建立了银行与第三方数字支付的友好竞争体系;第三,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准备了良好的数字化应用场景,大大缩短了民众的适应与银行的数字化改造时间。中国特有的、宽松的数字化金融环境,使得人民币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,便开始了从纸质货币到数字货的转变。

构建更加安全的货币交易、金融监管体系

数字货币有众多显而易见的优点,其中金融安全最为突出。建立在先进人工智能基础上的风险控制体系,可全程监管资金异常流动与每笔支付都可追根溯源的大数据,法定货币的法律权益保障与交易记录的法律认可等,可望彻底铲除金融犯罪土壤,民事交易纠纷也有了可靠的法律凭证。多年来,百姓大众见证了安全可靠数字化支付,也会普遍认可数字货币的安全性。

不必过度解读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

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引发了民众热议,也成了媒体热点。其中人民币国际化与区块链是两个议论热点,系对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过度解读。

中国数字货币发行走在世界前列,是由我国特有的金融历史环境形式的。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着眼于建立坚强的货币体系,办好自己的事,走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货币发行道路。它与人民币国际化没有直接关连,但数字资币对未来的国际结算、国际流通肯定有利。另外,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与美国的数字货币发行的着眼点明显不同。在美国,数字美元发行倾向于将资产、商品、权力或货币转换为具有“证明和转让所有权”属性的通证化道路,为通向区块链做准备。这将大大增强美元的国际支付竞争力,强化美元的国际地位。

有些媒体有意将央行数字货币发行与区块链相联,恐有拉动区块链股市嫌疑。央行对区块链早有明确的界定。今年2月,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区块链研究小组联合发表了题为《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区块链技术的开发与管理》的论文。文章指出,区块链牺牲了系统的处理效率和部分客户隐私,但代价是同步存储和共同计算大量冗余数据。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资产无法保证其锚定资产的稳定性,导致市场剧烈波动并形成资产泡沫。另外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与中央银行的集中管理要求相冲突。因此,目前央行发行的主权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尚无关联。

分享到:


下一条:从互联网演化进程看区块链